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頂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現在還有改道的可能么?黃河為什么不再改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機械網 壓鑄模具 2022-09-29 11:13:29 黃河   現在   還有   改道   可能   為什么   什么   不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現在還有改道的可能么?黃河為什么不再改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現在還有改道的可能么?黃河為什么不再改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現在還有改道的可能么?黃河為什么不再改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來到熊二讀史。(本文約500字,閱讀需時2分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現在當然有改道的可能,不過自然改道的可能性非常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上的黃河,以“善淤、善決、善徙”而聞名于世,就是因為黃河在中游黃土高原流過時,攜帶了大量的泥沙。黃河出三門峽之后,流速變緩,泥沙沉積,以至于黃河下游地上河發育,因此遇到夏季漲水迅猛之時,就有改道的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上的黃河流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歷史上最后一次大改道,發生在咸豐五年,銅瓦廂決口后,清政府無力堵口,于是清朝二百年南流的黃河就改道成了北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黃河改道的可能性很小,因為現在材料和技術方面的進步,使得黃河堤壩穩固,交通方式的進步,也使得黃河險情和堵口根本不像清朝那樣驚心動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改到可能性很小的具體原因,至少有如下三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門峽水庫和小浪底建成后,對來自中游的泥沙進行了攔截。特別是小浪底水利樞紐,制定的“”策略,在保證庫容的同時,攔截了大量中游來沙。發揮了調控黃河水沙的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黃河,不患水多,反而被斷流的問題所困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黃河會斷流,還是因為黃河沿岸對黃河水的無計劃抽取利用。尤其是農業用水,使得黃河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斷流頻繁,新世紀后,經過小浪底的調控,黃河斷流這個問題才得到一定的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斷流后的河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人們環境意識的增強,如今黃土高原水土保持工作被提升到重要高度,“將青山綠水還給黃土高原”已經從一句口號變成具體的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“黃”之根源——黃土高原之泥沙減少了之后,黃河清已經不是古代的罕見現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壺口瀑布附近的黃河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歷史地理類原創內容,歡迎右上角@熊二讀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黃河幾乎完全是一條人工控制的河流了,改不改道,全看人的意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清朝以來,黃河水量持續減少,現在官方的黃河平均水量數據是580億立方米,實際上絕大多數年份都達不到這個數字。而且這個數字還只是黃河流域的徑流量,這跟黃河的入海水量還不是一回事。在1951年,黃河入海水量大約是500億立方米,2010年就只有140億立方米了。黃河干流及其支流上大大小小水庫1.9萬座,總庫容已經超過了黃河的年平均徑流量,要不是國家有強制分水方案,要不然黃河水根本流不到海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這些水庫、水利工程的存在,客觀上也加劇了水面蒸發。水庫蓄水后水面擴大,蒸發量增加,使徑流量減少。甚至還有不少干旱地區的城市為了美化環境,還引黃河及其支流的河水造人工湖,眼睛可以看到的環境似乎是變好了,實際上是對黃河水資源量的極大浪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黃河流域的植被恢復也是黃河流量減少的重要原因。黃土高原上植被增加,植物的蒸騰作用不可忽視,造林種草雖然使黃土高原水土得以保持,使黃河含沙量減少,但因此而損失的黃河水量也不少。有數據顯示,與1980年至1999年相比,2000年至2022年植物蒸騰散發水量增加8.6%,徑流減少幅度近2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黃河流域用水量增加,許多城市還超采地下水,要知道地下水也是河水的重要補給,地下都干了,這部分補給的減少自然也會拉低總徑流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一方面,受自然或人為因素影響,黃河的總徑流量在減少。另一方面,由于上游中游截留,留給下游的水量極少。黃河干流最后一個水庫是小浪底,小浪底以下,黃河水量已經很少了,而且受到人為控制,更何況下面這段河道,國家投入大量的人力、財力,經營數十年,才在黃河干流上修建了龐大且復雜的河堤防洪工程,非常堅固,小浪底放出的那一點洪峰,對這樣的河堤根本形不成威脅,所以即便是懸河,黃河水還是很安分地在河道里流淌。即便是人為要改道,舍棄修好的大堤,又投入人力物力在新的河道上修建防洪工程(這是必須的),這樣的損失與投入,海了去了,國家還沒有財大氣粗到這個地步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黃河還有改道的可能嗎?當然是有的,黃河入海口三角洲處,時常發生改道,當然題主要問的不是這種改道,而是黃河大范圍的改道,有沒有可能呢?也是有的,譬如戰爭啦,小浪底給炸了,大堤給扒了,這是有可能的。還有就是極端天氣,降水氣旋停這兒不走了,小浪底水庫可以控制黃河水量的90%以上,但洛河、沁水流域是管不到的。如果這個區域集中降雨達到超紀錄的程度,下游也是有可能發生大洪水的。1982年7月底至8月初的洪水就是這種情況。由于九號臺風外圍云系遇到冷槽,帶來特大暴雨,就集中下在三門峽至花園口之間,黃河干流及伊洛河隨即漲水,當時小浪底還沒有開建,結果在花園口出現了15300立方米/秒的洪峰,如果不是啟用東平湖分洪蓄水,真有可能決堤。現在,小浪底水利樞紐與已建的三門峽、陸渾、故縣水庫聯合運用,并利用東平湖分洪,可使黃河下游防洪標準提高到千年一遇。22000立方米/秒的洪水都不在話下了,不過歷史上,黃河曾出現55000立方米/秒的洪水,如果真有這樣的極端情況,如何應對就得費一番腦筋了,屆時,改道分洪也有可能成為擺在決策者面前選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改道,是必然發生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,黃河泥沙多,河床越來越高,威脅越來越大,改道是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開封為例,河床比開封市高出3到10米,水面最高時比開封市高出70米,是名副其實的“懸河”。一旦遭遇特大洪水,堤壩決口,必然不堪設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現在歲月靜好,絕對要考慮到極端時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,隨著大西北環境改善,黃河水量肯定越來越多,水災危險必然加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一天一天,大西北環境和生態逐漸改善,黃河上游來水只會越來越多。更何況還有大家翹首以盼的通天河工程,西北可能成為糧倉綠洲,這樣,對黃河泄洪壓力,必然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,澇是一條線,旱是一大片,黃河改道,是現實需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黃河奔騰呼嘯,才有水氣,才有風雨,而河床越來越高,水流越來越慢,離黃河斷流就不遠了。從這方面看,上游水庫都得精簡,這叫退庫換水。我嚴重懷疑,河道上游大量建水庫,可能是河道干枯的重要原因。你不讓它痛痛快快流動,它就不流,就沒有水。海河、黃河、淮河,可能都面臨這個問題,改造這三天河,我稱為6H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,基建狂魔不會毫無作為。中國現在國運強盛,政府堅強有力為,基建狂魔有改天換地,氣吞山河的力量。通天河、6H工程,應該立即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總是算經濟賬,前怕狼后怕虎,實在是目光短淺。我們在南海造島,在沿海圍地,現在簡直是小菜一碟。比如,我是江蘇啟東人,我們那里圍海造地,就是在海邊的海水里,十米見方的大編織袋一字排開,海水漲袋口落下,海水退袋口提起,讓泥沙在編織袋里自然沉積,用不了一個月,一條新海岸形成。編織袋才多少錢?幾百平方公里的國土馬上收入囊中,不放一槍一炮,沒有任何糾紛。我想,南海種島也是這一招,天鯤號泥沙船也是啟東下水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治理,改道河南如瀑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現在沒有改道的可能,原因有二,一是北方缺水,需要用黃河水來灌溉。二是利用黃河泥沙填筑打通勃海海峽,我剛才寫了一個貼子,就是關于利用黃河泥沙采用雙導堤的方法填平勃海海峽的,這個方法比造撟打隧省費用,且萬古留年,是相當實用的,表面看好象天方夜譚,實則上十分實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紅旗河工程完工后,從紅延河過來的水能夠為華北解決水資源問題之后,黃河要考慮南下了,原因主要也有兩點。一是勃海的環境問題,黃河從52年北向后至今66年,已填出了6000平方公里的土地,這樣用不了200年,勃海已所剩無幾,勃海的消失,對北方環境影響甚巨,科爾心沙地的現象會擴展,毛烏素現象會東移。因此從環境上看,待紅旗河工程完工之后,黃河南下有其必然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從資源角度來看,利用黃河泥沙,這種特殊的資源,將其引入南黃海,即江蘇東灘,利用黃河歷史上南下已積存于蘇東的淺灘,能更快與創造土池,這個填筑的土地數量,不是千百平方公里,而是可以用萬平方公里來計量。這兩個原因是黃河之所以要南下的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,現在的科技發展水平是可以讓黃河改道的,但是我個人認為現在黃河已經沒有改道的可能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這樣說呢?因為在黃河最近一次改造后,河流兩岸的經濟發展,已經基本固定,居民已經穩定了下來,如果要讓黃河改道,那就是要放棄黃河下游沿岸地區居民的生活與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如果要讓黃河改道,那么你就必須要另外開辟一條道路,那將又要侵占許多農民的田地,讓許多農民背井離鄉,甚至可能引起不必要的糾紛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人可能會想到我們的長江三峽水利工程的修筑。但是,這兩項工程的情況是并不相同的,三峽他主要是水利工程,而讓黃河改道并不涉及到水利方面的問題。三峽水利工程修筑的位置,主要是在水流有落差的地方,人員相對沒有那樣的集中,而且和黃河下游的經濟發展情況相比起來,這些地方的經濟相對落后一點,大規模的工程建設的影響就相對要小一些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并且,從文物古跡來看,黃河下游自古以來是我們中華文明文化的中心之地,有許多優秀燦爛的文明,留下了許多的文物古跡。改造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會破壞一些文物古跡造成無法修復的損傷。如果原址搬遷不僅耗費人力,物力,財力,而且復原之后不會有原址那個效果的,因為周圍不是那樣的地理環境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謝邀!非人工改道幾乎不可能!真的發生了,責任人是要進監獄的!水利部長等人也得撤職。一系列的水利工程,和每年都要重新修訂的防洪方案,還有洪水來臨之前就已經嚴陣以待的的專業隊伍,保證了洪水聽從人的安排。更何況還有我們的子弟兵,隨時都會來救援。每當超標準的洪水發生,發生地的政府官員都必須日夜值班,一把手要親自擔任防洪總指揮,水利部門就是他的參謀部和作戰部。而黃河長江發生大洪水,可能總理或副總理要掛帥!你說,這樣的陣容,能改道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現在有人已經提出這樣的觀點:黃河應當改道!當然是人工改道。因為黃河的天然狀態,就是經常改道,從而使黃土高原沖下來的泥沙,均勻地沉積在黃河中下游平原。現在我們把她強行約束在大堤中間,不允許她自由擺動,不僅使大堤和河底越來越高,并且使渤海面積越來越小。半個多世紀都是這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后怎么辦?難道我們等著渤海消失嗎?讓黃河改道!保證渤海安然無恙,把泥沙送到山東半島南邊!在那里,泥沙可以增加我們的土地,帶開的是好處!黃河河身也降下來,不再高高地懸在高空。這是多么好的事情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改道哪里呢?改道哪里,那里的田地、林場怎么辦?哪里的工廠、住宅、學校、一切的一切,都面臨遷移!這得多少資金?而那么多人(上億!)的想法,誰又能統一?會不會釀成動亂?這樣的事情誰敢想?誰都不敢想!所以,人工改道也幾乎是不可能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唯有寄希望于黃土高原的水土流失治理,黃土高原的泥沙不要下來,好好在高原上呆著!讓黃河清!一河清水流下,逐漸刷深河道,渤海不再縮小。那就是黃河治理的理想狀態了!這也是同志的理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令人高興的是,近年來,黃河已經出現了變清的跡象,下瀉水流的含沙量在減少。如果繼續下去,假以時日,總有一天,黃河會變清,河底會下降,黃河將溫柔地把身軀臥到地面,河堤再也不需要加高了,只需加固和美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實現這一切,也許還要半個世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是黃河委員會的領導,連員工的資格都沒有,只是喜歡看黃河的新聞,積累起來的一知半解,難免有差錯,敬請知者指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流域自古以來就是災難與機遇并存,由于攜帶很多泥沙,河道淤積導致黃河經常決口,自宋朝以來黃河下游改道十來次,至今黃河的一些決口仍然保存著,提示著古代的災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自古以來的母親河,由于處于祖國的北部,流經黃土高原、內蒙古高原等地,這些地帶多是黃土堆積的地帶,河流對河岸有很強的侵蝕作用,在黃土坡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侵蝕痕跡。黃河總體上流量不是很大,也是由于處于北方,我國北方受季風氣候影響,夏季多雨,多數時候降水較少,自西方三江源滾滾而來,由于地勢高度差異較大,黃河在中上游流速大攜帶著較多的泥沙,到了中下游之后由于地勢平緩,黃河河水動能降低,裹挾泥沙的能力降低,導致泥沙的淤積。泥沙淤積會導致洪水泛濫,而古人治水知識匱乏,所以很多措施都是錯誤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禹治水的傳說很多人都知道,傳說在大禹之前,人們也時常受到洪水的影響,那時候人們想的辦法是堵,可水這玩意兒堵了只會導致水位上漲,導致對河岸的壓力增高,一旦決口影響將十分巨大。大禹時代逐漸意識到堵不如疏。話雖如此,黃河流域古代分布著很多重要的城鎮,都是人口集中、農業發達的地帶,怎敢輕易地疏通河水?所以中下游人們不斷地加固河岸,而黃河泥沙不斷地淤積導致河床不斷地上漲,于是在河南的一些河段黃河成為地上懸河,北宋固都開封地下一層摞一層,都是由于河水泛濫被掩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決口既有人類因素,也有自然因素。自然因素是黃河中下游的地勢有利于泥沙堆積,人類因素主要是對沿岸的開發,導致植被的破壞,這導致黃河泥沙的再次堆積,而某些極端的時候,為了避免影響到重要的城市,人們也會選擇主動掘開或者炸毀河岸,比如那個逃走的光頭就曾在花園口扒開河道,想要以水代兵對抗日本,結果是大量的民眾流離失所。自宋朝以來,黃河下游的河道經常改道,幾乎一兩百年就要發生一次,每一次都是大災難,因為黃河下游的平原地區是我國人口最集中農業最發達的地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園口決堤事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人類對自然的認識更加深刻,加固了黃河流域的河岸,也注重退耕還林等措施降低水土流失,黃河河水攜沙量已經連續十多年降低,在某些河段黃河水也十分清亮,而且在黃河流域也建設了很多水利樞紐,最著名的應該是小浪底水庫,它具備儲水的功能,但是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在區域間調沙調水,利用最少的水帶出更多的泥沙,使下游河段泥沙淤積的現象減輕,同時協調水量避免下游水位迅速升高。黃河下游一些懸河河段,也已經多年沒有怎么發展了,這意味著黃河已經處于一段較為穩定的時期,黃河決口的事件發生的可能性更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流域畢竟不像長江流域,黃河整個流域內的水量遠遠無法與長江流域相比,主要是自然的降水因素導致的。而這使得黃河流域內的水利樞紐用途更大、作用更顯著,而長江流域每年都有洪澇,是因為水量實在是太豐盛了,水利樞紐可以降低影響卻不能消除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黃河水都不夠用往那改了,自然改道的前提就是突發性大洪水,沖跨河岸,水流入低洼地帶,在經自流沖出新的河道,或是是經現有小河沖寬行成新的大河,但是現在的情況是,黃河上游來水本來就不足,加上各級水壩有蓄水防洪能力,要知道現在黃河各級水壩現在都面臨低水位,根本就是水都不夠用,一到冬季黃河更是面臨斷流,這還是在各級調度的情況下,要不調度好,各級用水放開了,黃河中游往下可能一過秋天都得面臨斷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若要南移,需要認為開鑿類似大運河,南水北調一樣的水利樞紐,有利于河南開河運。但是北方山東地區的缺水問題也會變得嚴峻。可以考慮從小浪底建造類似都江堰的分流嘴,能解決山東沿岸的用水,也能讓主體水流南流。泥沙大的洪水期水都南流。【純屬自己空想,不要認真。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底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驗證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鸭脖官方网站地址进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