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頂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人們提起“八級工匠”都肅然起敬,這相當于現在什么水平?12噸吊車用多大鋼絲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機械網 塑料加工 2022-09-30 06:04:33 以前   人們   提起   八級   工匠   肅然起敬   相當   現在   什么   水平   吊車   多大   鋼絲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人們提起“八級工匠”都肅然起敬,這相當于現在什么水平?12噸吊車用多大鋼絲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人們提起“八級工匠”都肅然起敬,這相當于現在什么水平?12噸吊車用多大鋼絲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的八級技工相當于現行的高級技師。不過以前是硬拍硬經各種考核后獲批的,沒有各種″開后門"等操作。現在呢?嗬不說了,反正有很多狗屁不如的技術也評上了″高級"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級工是企業的寶貝,廠長,書記,工會主席廠領導都會非常重視的,其工資甚至比些廠領導要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機械系統里,按工種劃分,八級工基本是以鉗工為主,而其他工種則少有八級工,哪是因為工種的性質所決定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級工的獲得是經過層層考核,層層把關,最終由上一級主管部門審查認定批復的!公正的講,過去的八級工比現在的技師,在動手能力上強的不是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我們部隊有個編制內職工,姓盧,就是八級工。我們從上到下都喊他叫盧工程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盧工是甘肅人,做了一輩子技術工作,解放前就在軍的蘭州機場做事,用他自己的話來說,是解放軍的大炮歡迎他加入我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盧工識字不多,也就是能看懂一般的書報雜志。北方人,脾氣耿直,沒有心機,有時候就像小孩子一樣。工作非常認真負責,有話直說,不管對方是誰,只要你做錯了,他就一點情面都不留,經常把人弄得面紅耳赤,下不了臺。有幾回,我就聽到他訓斥幾個戰士,說“你們干的是什么活,你們以為是糊弄日本鬼子啊!”那幾個兵被訓的一聲都不敢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盧工修理汽車發動機、發電機油機的技術在軍區范圍內是一流的水平。他文化水平低,也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,發動機、油機有了問題,他就站在旁邊聽聲音,聽一會兒,然后指揮部隊的技師和戰士們拆開機器,按他的指點,很快就排除了故障。這一招,沒有誰不佩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這個八級工,拿錢也不少,不比團級干部差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盧工的技術就是幾十年的工作經驗積累起來的,不像現在,是靠考試考出來的。他的水平,不比現在的高級工程師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十年代中期,盧工從部隊退休回到西安養老去了。盧工退休時,還專門與我商量一件事情,說是有人在西安辦了個汽車修理廠,請他去幫忙,不知道能不能去?當時,盧工還是非常謹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后與他也失去了聯系。算起來,老人家今年也應該九十多歲了。按他的為人處事方式,應該會長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想念這位可愛的老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的真正八級,說實在的,比現在工程院院士還頂用?說個例子,上世紀80年代初,國防某所有一個美F16模型吹風洞研究它性能用的。表面光滑度要求極高,國內沒有這么好的加工設備(德國有不賣)。他們說是靠一個八級鉗工用銑刀一下一下銑出來的。當時機器做不了的,都是靠這些高級老工匠做的。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技術的工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參加工作的時候是79年,全礦就一個八級工,外號叫喬八級,他每月工資100多塊,抽煙抽大前門,比礦長書記抽的都好,平時,他就坐在礦調度室里,井下,哪里有個大事小情?有了問題都找他來解決,他的真名字,全礦的人幾乎都忘了,但是喬八級這個外號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礦的人都知道,井上的工作,有時有了問題,也需要他出面解決,也就是說,哪里有了技術問題?哪里就有他的身影!據傳說,他是從淄博調來的,解放以前,曾在日本鬼子的煤礦干過!最重要的是,他能夠發現問題,解決問題,并出臺解決問題的工作措施!聽人家說,他真有幾巴刷子,連總工程師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礦長書記見了他,都是師傅長,師傅短的,見了他,都畢恭畢敬的!他的技術權威包括采煤,掘進,機電運輸,據傳說,他的電氣焊他也懂,是一個真正的多面手!他的脾氣特別大,愛抽煙,愛喝酒,愛訓人,說話,說一不二,不允許別人反駁!性格孤傲!聽不進別人的半點意見,不允許別人提意見,光允許別人執行!他這種性格,得罪了不少人!如果要問他相當于什么水平,那最低,也是屬于大學教授一級,但是,他不會英語,他會日語!人們背后的都喊他,把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車間有一個八級工師傅,銑工。我問他怎么考上八級工的,他說他的考題是考官隨便在車間撿了一塊鋼,讓他在普通銑床上銑成一個滾珠,誤差控制非常嚴格,全靠手工控制精度,可是他就干成了。所以為什么現在高級技工越來越少,在數控床子上很容易加工高精度的工件,對工人技術要求就沒有那么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的八級工并不注重文化程度,全憑手上工夫,如今的高級技工晉升手上活能做就行,關鍵要進行理論考核,而且占比非常大,所以目前的高級技工不少,能稱工匠的并不多。尤其是一些高職高專的畢業生許多都帶有技師證,就可見如今技師的能力如何了。舉個現實例子,武漢某一上萬人的軍工企八級工用指頭都數的出來,現在別說一個企業,就是一個班組沒幾個技師都不好意思叫班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級工匠這名詞不錯,其實車鉗鉚焊各是各的,不能混用。八級是最高技術等級,由國家授予,且中間間隔了很多年停止授予,因此八級工非常稀少,而且,那時的八級是硬指標,是需要一系列的考核考試才能獲得,也沒有走后門攀關系的機會,因此,八級工個頂個都是行業精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工人技術等級分五級,最高級為高級技師,若從最高而言,則相當此級,但獲得難度其實高于高級技師的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八級工匠"這個稱呼,在過去廠礦企業里可算得是個尊稱。按普通說法,如果沒有兩把刷子,不敢拿"八級工"。因在工廠,各行各業都有能人,但日常生產工作中也會碰到疑難問題,一般工人解決不了的,就要找八級工匠來解決了。如果這時八級工匠再解決不了,自己臉上就掛不住了。不用領導和其他工人說話,本人就會感覺到無地自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,60年代初時,有老工人給他升八級,自己都推脫,說自己7級就挺好,主要是給自己留迴弦余地!免得關鍵時刻難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也有個別情況,我單位有一個8級電焊工,技術還真不怎么樣?那他是怎么拿上八級工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是這樣的:電焊這個工種解放前咱們國家還沒有,才興起年限不長,過去都是鉚工鉚釘鉚接。后來小日鬼子侵略中國,把電焊傳入中國某些工廠。這個八級工師傳就是那時接觸過電焊,會打火,也能焊接一般工件,有點電焊基礎。因此解放初期參加工作,他電焊工作獨一無二的師傅。並且連年升級,帶了不少徒子徒孫。到60年代初就升為八級工匠了。雖然他本人技術不怎么樣吧!但他帶出來的徒弟個個都超過他了。因為年青人學了些理論知識,很快都超過他。不過對他還很尊敬!總歸為培養電焊人才還是有貢獻的。上世紀70年代末就退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的八級工如鳳毛麟角,如同大師級人物,別人解決不了的技術難題,他一來迎刃而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6年我剛進棗莊一棉(那時稱青島國棉一廠棗莊分廠)時,數千人的廠子,八級工也就一二人。記得當時機修車間的徐師傅是一個,那可是連廠長書記見了都搶先給他打招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進廠時在前紡車間梳棉保全干,那時干學徒首先從基礎學起,先學“割、拉、平、挫”,就是從使用手鋸、挫刀羅絲刀這些最基本的工具開始學,還要定期比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保全沒有八級工,兩個最高等級的一個是李師傅,一個是徐師傅,記得可能是7.25級。就是他們兩人,也各有自已的絕活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師傅刮平板在青島老廠就是第一,在棗莊更是無人能及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師傅我跟他學過徒,他最擅長的是技術革新。記得他把梳棉機由原來的斬刀刮花改成磨輥刮花,效率大為提高。附近農村的大小拖拉機,有毛病修不好的,來找他準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總結:過去的八級工和現在無法類比,他們都可稱“大國工匠”,他們所體現的敬業愛崗、精益求精的精神,永遠值得發揚光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底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驗證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鸭脖官方网站地址进入